近日,青島工學院快遞糾紛引起廣泛關注。針對校方告學生書中提到的“受黑惡勢力干擾”問題,當地警方通報稱并未發現涉黑涉惡問題。隨后校方表示此前措辭有誤,目前已有8家快遞進駐。

  據青島工學院學生反映,學校進行封閉管理,且校內沒有集中的快遞收發點,部分快遞無法入校,學生需額外支付2到10元的費用代取。青島工學院發布一封告學生書,“受社會黑惡勢力干擾,雖經多方努力,三通一達、順豐的快遞一直無法送入校園”,并稱學校已向郵政總局和上述快遞公司總部投訴上述問題。同時,該校呼吁學生同仇敵愾,還一個風清氣正的青工校園。

  然而,經查,菜鳥驛站青島工學院物流中心店負責人郭某在經營校內收發快遞業務時與學院有關管理人員產生矛盾糾紛,其間,郭某打電話進行言語威脅,經公安機關調查,未發現郭某有涉黑涉惡問題。針對郭某語言威脅他人的行為,公安機關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給予其治安處罰,對學院有關責任人,建議青島工學院依規作出處理。快遞驛站順利進駐校園,問題得到妥善解決。

  那么,青島工學院有關責任人以一己之私或意氣用事就能置全校學生利益于不顧,這種霸道的底氣哪來的?校方僅聽信個別員工的一面之詞,就發出告學生書,這樣的顢頇是否該追究和反思?為什么同樣的問題,一些高校就解決得好,一些高校就成了“老大難”?為什么問題曝光了,輿論關注了,他們才會重視,然后,無一例外地問題解決了呢?

  每日新報評論員 宋學敏